ImgHUB-全网最齐全最大的图片社区
小母鸡

(一)

七年前的七月九日,我刚高考完。从考场出来的时候,在拥挤的人流中我感觉空前地空虚。紧张了若干年准备的一场考试,就这么懵懵懂懂梦一样地结束了。所有的人都散了,宿舍里性急一点的开始烧书、考卷和笔记,走廊里一片狼籍。

(二)

拿到l大的入学通知书时,我很麻木。这是意料中的事,如果连我这样的人都要落榜的话,那么能进大学的人应该少得可怜。我几乎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进了高等学府,报到的时候看着周围喜笑颜开、楞头楞脑的傻得可爱的同学,想到他们以后会一本正经地学坏,我简直要笑出声。

一个人一旦学会一样本事,就会手痒。何况这说到底还是件快活的事。但是我没有去找小女工夏蓉,从骨子里我看不起她。虽然我得感谢她和我最初的合作。我的女同学又一律单纯得有毛病,我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我好像已经过了对女生想入非非的年龄,这个情感地带究竟是怎么就跳过去的,我真有些糊涂。要知道在高考完那天如果不是碰到夏蓉,我还应该是纯情少年。大约是我不擅微笑,目光又冷又亮,在毛桃子堆里显得有些不一样,风传女生背后对我很感兴趣。因为我对她们一律不冷不热,她们就更觉得神秘。我觉得很可笑,又懒得去理睬。

尽管班里还有像小母鸡这样刻苦认真的学生,我终于展现英雄本色,坦然地长期旷课。我学的是建筑,但是经常泡在图书馆看哲学书,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是最没有用的东西,我的过于旺盛思考的大脑总爱给自己找事想,我不是想装深沉骗骗自己骗骗女孩,我是很认真地想琢磨点门道出来。我不喜欢作事没有立场。但是我发现这真他妈是个不容易的事。

弦不能绷得太紧,我认为我应该找个伙伴娱乐一下。

这样我就勾搭上了小白。

小白比我大两岁,是个很有女人味的小护士。

因为和几个哥们出于义气同人打群架,挂了重彩,被偷偷送进学校附近的一所医院。就在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我看见小白的微笑。

小白没有女大学生的矫情,没有小女工的轻浮。她始终是她自己。这是我对人的最高评价。小白朴素的装束和表情深合我意,她其实不过中人姿色,但是让我觉得很妥贴。和这样的女人保持一种亲密关系是件妙事。在有些孤独的生活里,我们在一起彼此觉得安全。

说到这里,你应该意识到我已经爱上了小白,是的,这是事实。小白的父母常在外地,弟弟也在外省上大学。所以我们经常有机会在她家从容地作爱。因为对小白有比较深的感情,我和她作爱的时候,心里很温柔很疼惜,总想让她觉得最好。有时候一同躺在温软的大床上,月光把窗帘映得雪亮,我们有些恍惚,好像躺在梦里。小白枕着我的身子,喃喃低语,清香浓密的长发像蛇一样缠住我的心,我就把头埋在她茂密的发里,觉得爱一个女人的感觉很干净。

(三)

大学里,小母鸡一如即往地优秀和骄傲。据说对她蠢蠢欲动图谋不轨的男生很多。但是还没有发现她看上谁。小母鸡通常独来独往,让那些毛桃子眼馋得不得了。有段时间小白去外地进修去了,我的哲学问题依然困扰着我,一天晚上,我独自躲到校园比较偏僻的小树林想一个人安静安静。我在月光下独坐,像一匹望月的孤独的野狼。对于生命和生存,我有太多困惑,这种思考常常被证明是愚蠢无益的,我的苦闷其实很深重。我很偶然地抬头,猛然与高天上的明月对视。她就像尘世之外的一只眼睛,一直看到我灵魂深处。我像被谁一击,一下就迷失在这似深情又无情的超然于时光之外的眼睛里,全然忘了自己。我似乎有所得,豁然亮堂了许多。是什么样的所得,我也无法说清,可能属于禅宗类似悟这种感受吧。我浮乱的情绪好像安详了一些。

就在这愉快宁静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呼救。

我寻声跑去,看见了一个凌乱的局面,小母鸡仰面倒在草地上,衣裳被撕成大块的碎片,白晃晃的乳房,腰身和大腿从开口处跑了出来。没有能赶上那个逃跑的黑影,我迅速返回到犯罪现场,为了尊重小母鸡一贯的矜持和骄傲,我用自己的衣服裹住她,表示什么都没看到。不知道她有没有保全她的处女膜。她像是给吓傻了,只会楞楞地看着我收拾善后,似乎此事全然与她无关,她只是个旁观者。这样的表情一下子唤出我心里的温柔情绪,我知道这事不能宣扬,她这样的装束如果回宿舍一定会给她自己惹不少麻烦。那些嫉妒她的女生和垂涎她的男生也许早就盼着这一天了。人心这个东西,难惹﹗我告诉她我的想法,她木然地点头。于是我在夜色的掩护下,把裹在我的衣服里的小母鸡送到了小白家。

我用小白给我的钥匙开了门,小白一走,屋里很冷清。我让小母鸡去洗澡,自己到柜子里搜出小白的衣服。小母鸡虽然对我带她来的地方有些好奇,但是她很知趣地闭着嘴,老老实实照我的吩咐去做。小白的家和她人一样朴素温和,小母鸡在走出浴室后,恢复了她的智力,在这个环境中渐渐放松了紧张情绪。她注意到写字台上小白的特写,没有说话。我说如果现在你感觉好些了,我就送你回去。

她又变得惊恐,使劲摇头。对小母鸡这样一帆风顺,受宠惯了的女孩子,这应该算是很大的刺激。她不愿意马上回去面对现实,这可以理解。

我说留在这里也行,不过你可要想好,我不是警察叔叔,也许我是披着羊皮的狼。

她忽然就笑了,这是我和小母鸡打小学同学以来,头一次看见她对我笑。我已经习惯了她绷着脸,这会居然就有些不适应。她笑的时候很有风情,原来小母鸡的确是个出色的女孩子。邪念迅速地闪过我的头脑,我又想到了小白。

时间不早了,我让小母鸡去卧室床上睡,我自己拿了被子在客厅的沙发上过夜。

早上被从窗台射进的阳光吵醒,我发现小母鸡像空气一样消失得很干净。但是在厨房她为我留了早餐,在小白走后我破天荒吃了一顿早饭。

三天后,我躺在小白家的床上作我的春秋大梦,我喜欢整天地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得简单一点,不要有那些复杂危险同时无用的思想。

小母鸡来了,她居然提了一大堆红红绿绿的肉菜瓜果,像一个主妇。

这简直有些戏剧效果,我看着小母鸡忙里忙外,心里犹豫该不该撵她走。作为一场事故的受害者,如果用这种方式可以转移她的不良情绪,也许是件好事,考虑清楚后,我就抄着手看她在小白的家干活。原来女人天生就是干家务活的料,哪怕骄傲如小母鸡这样的女孩子也不例外。

就在我和小母鸡面对一桌丰盛的菜肴碰杯的时候,门开了,小白提着一个旅行袋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我们面前。看见屋里温馨的家庭气氛,小白笑得很难看。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之小白看见的是我在她的家和一个漂亮女孩子暧昧地一同吃饭。

我唯一能说的就是让小白去拿副碗筷加入我们的饭局。

小白思想觉悟高,所以果然就拿了碗来吃饭。小母鸡慌乱地扒了几口饭就匆匆告辞。当然谁也不敢留她,她就逃一样地走了。原来那天是我的生日,小白特地请了假回来和我团聚。自从十八岁以后,我就对时间概念很模糊,几乎没过生日,对于自己究竟多大也懒得追究。女人的心细,所以小白希望给我一个惊喜,结果是我给了她一个“惊喜”。

小白很聪明,甚至没有问吃饭的女孩是谁,她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地继续和我上床,但是作爱的时候,我感觉到她心事重重。

我一向不喜欢解释,如果相信我就不会怀疑,如果不信说了也没用,只能增加说谎的罪名。而且我和小白没有任何法律上的权利和义务要求我对她作什么解释,小母鸡的事也不宜张扬,我什么都没说。

小白又走了,继续进修,走的时候,她欲言又止,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没说出来。

我看着她这个样子,暗暗想笑。觉得感情这种东西太经不住推敲。

从那个时候起,我对于女人的幻想又轻了几分。

(四)

我和小母鸡的交往并未因此结束。

女人是最没有原则的动物,哪怕是个杀人犯,只要对她好,她都有可能生出感情。而对于所谓救命恩人这类的东西,她们更要夸张地为他套上光环,放到神龛上顶礼膜拜。可能女人生来就有宗教倾向,喜欢死心塌地信个什么东西。

我不可避免地成为小母鸡眼中的偶像级人物。而且像她这样聪明惯了的人犯起傻往往比常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很认真地提出和我建立纯洁的朋友关系,我请她解释什么叫纯洁的朋友关系,什么叫不纯洁的朋友关系。她开始脸红,羞涩地没好意思说。我明白了所谓纯洁和不纯洁的区别就是看有没有性的活动,轻的比如抚摸、接吻,严重的比如性交。如果只是意淫而没有实际去作的情况是算纯洁还是不纯洁呢?恐怕没人回答我这个问题。我没有理睬小母鸡的要求独自扬长而去。

小母鸡对我的好感却是有增无减。

也许是红颜多是非,在大家临近毕业分配时,小母鸡又遇上新的麻烦。

小母鸡再迟钝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经过了上次在小树林的袭击,她已经很清楚男人的丑陋了。但是小母鸡太在乎这个保送名额,所以她强忍住厌恶决定接受徐领导合法的接触。不知道小母鸡当时有没有考虑她和徐领导之间是纯洁还是不纯洁的关系问题。经过初步试探,徐领导发现小母鸡很听话。于是他决定把这个乖孩子留在系里。在他的努力下,小母鸡终于如愿以偿保送了研究生。

事情决定下来后,小母鸡跑到我这来痛哭了一场,复述了上面的情节。

在吃散伙饭的时候,当年那些傻乎乎地笑着跨入大学门槛的青年一律空虚地拼命喝酒。然后在喝够了后,放声大哭或者大骂,追求女生没有得逞的就哭喊女生的名字,被徐领导穿了小鞋的就破口大骂徐领导,杯盘狼籍哥们乱作一团,我看得直想笑。我长出一口气,也就是说从此我就不再是学生身份了,我将和大家一样在社会上混。为了具体的目的骗人或者被骗。我在太吵闹的时候溜了出去,一个人在l大的校园游走。

我又来到小树林,想在月光下获取片刻宁静。然而我无意中看见草地深处小母鸡被徐领导紧紧搂在怀里,我悄悄走开了。

我毕业的同时经过深造的小白也由护士晋升为儿科医生。我们在她的家庆祝、喝酒的时候,我看着对面这个女人,开始作理性分析。因为彼此太熟悉,我对于和她的身体接触这样的活动少了很多兴趣。对于灵魂的东西,我发现我以前欣赏的所谓朴素其实更多是自己的臆造。我的小白和别的女人没有什么太多不同。她在多数细节上会显示出温顺善良,但是在关键性的地方,她总表现得机警强悍。对于她认为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她一向用心抓得很牢。小白曾经自豪地向我讲述她是如何击败同样资历的一个小护士,从而摇身成为白医生的。

(五)

由于和徐领导的关系不好不坏,我被分到市里一家不好不坏的建筑公司。到单位报到后,立马就有一堆大妈级同事来关心我,当她们从我口中得知我还是单身汉,纷纷前来替我作媒。

有一天他笑眯眯地慈祥地看着我,我发现他有着和年龄不一致的苍老。才四十出头的黄处长头发白了不少。他说小伙子,我给你介绍个对象,你看对面办公室的小张怎么样?小张职高毕业凭着父母是公司的老同志进了这个单位,和很多小姑娘一样地把一张脸涂得红红白白,嘴唇则是流行的暗红或者黑色。头发染成栗色,穿着紧身短小发亮的上装和同样发亮的瘦小的长裤。这个城市的女人很会赶时髦,她们总能保持和时尚一致,流行刊物、流行巨片、流行歌曲、流行时装可以很容易地操纵她们的生活主题,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关系和她打交道,恐怕我很难从一群相似的小姑娘里把她区分出来。在我看来,她们简直是一堆克隆人。我很谦虚地表示年青人要以工作为重,当然谈恋爱的事也应该适当考虑。于是我答应和克隆张接触接触增进彼此了解。

在我还没有来得及接触克隆张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故事。

从此我在精神上取得了对黄处长的领导权,只要我出现的地方,他肯定会惶恐不安。

在他还没有找到理由把我打发出单位之前,我主动去找他辞职。

在他的豪华的办公桌前,我第一次对他说了点真话。

我说其实你也没必要害怕,很多人都和你一样在精神或者肉体上与人通奸。我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轻视你。但是你不应该勾引单位里的女青年,这是一种冒险的事,现在的女青年要比你们想像的复杂。她可能在接受了你的性爱,并且得到其他实质性好处以后还跑到上边去反告你一把,你好不容易混得的职位被悬起来,那才真不划算。

为了我的理解和忠告,黄处长在签好辞职报告后没有让我马上走,他还想听我说点什么。他们在官场中太压抑了,虽然他们经常在对下属的指手划脚中得到快感。他有点喜欢听我说真话,当然前提是我们将不再见面。

(六)

这样我仓促地把自己推到了社会前沿,和那些下岗工人一样满街四处流蹿。好在没有饭吃的时候,还可以去找小白,她和以前一样认认真真地和我一块吃饭睡觉。我笑话她不求上进,怎么没想过去找个有钱一点的情人,那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倒贴。她只是叹气,说没办法她确实对我死心塌地。我继续笑她对时局缺乏想像力,难道你没看出来如今再忠心耿耿的东西都敌不过钞票的威力?小白白了我一眼说未必。小白的物欲还不是那么旺盛,所以她还能够暂时接受我的失业。

一天我一如既往地在街上混,有个装束高贵的女人从一辆宝马里面探出头来同我打招呼。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再见到当年的小女工夏蓉。虽然我不认识什么名牌,但是她所有的包装都告诉我她是个彻底的名牌女人。

原来要装出所谓气质的东西并不太难。只要有足够的钞票作背景。好在我对社会和女人都几乎没有了什么想法,所以看见这个小荡妇变成个女贵族,我还不是那么感觉凄凉。爱谁谁吧,我管不了那么多。

女贵族夏蓉很优雅地从车里出来,她的出现引来路上众多目光。她邀请我去她的家坐坐。

因为我本来就无事可干,所以去观察一下富人的生活接受点刺激也没什么不可。我就很舒适地坐到了她的车里,随了她去。

她把车开进了一个高尚住宅区的小楼,她的家很气派。两层的花园洋楼不知道实际住了几口人。我没有去判断她是傍了款发的,还是自己就是个富婆,我想别人的事情与我无关。她看来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高尚精致的生活,从她的每个细节,都观察不到以前那个小女工的轻浮粗鄙。人原本就是应变能力很强的动物,要不怎么能从猿进化到现在?

我们对坐在客厅喝咖啡。

夏蓉问我,今年多大?我计算了很久,发现我应该是二十六。

她又问我,存款多少?这个不用算我就清楚地回答她数值为零。

她轻松地优越地笑了,我一点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好意思。如果这样的刺激就能让我惭愧那我早就向所有的人妥协了。

她依然有旺盛的性欲,她对我回忆起我和她在若干年前的那次性交。

她说,也许你不相信,我从小学就很喜欢你,我当时不懂你和别的男生究竟有什么不同但是肯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同。你一定以为我很随便,其实你不知道在那次看电影之前我还是个处女。我以前和别人都只是玩玩性游戏,没动真格的。如果不是因为你当时空虚,你是看不上我的,所以我一有机会就把自己给了你。我那天很满足,虽然有点痛,我终于把自己给了想给的男人。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也没敢再来找你。我也不知道命是变的,这些年我靠出卖自己发了财,看见你还是个穷小子,我真的很开心。原来机会从来就是平等的。如果我愿意,现在我也可以嘲笑你就像当年你嘲笑我。我以为看见我现在的样子你会惭愧,但是你的脸皮真厚,居然穷得心安理得。如果我给你钱,你愿意和我玩玩吗?说真的我还是有点喜欢你。

一边说着她就开始一件一件地脱衣服,我默默看着她,没有说话。当她完全一丝不挂时,她靠到我面前,爬上我的腿,坐到我身上,和那次一样的姿势。如果今天你要了我,我可以给你十万。她微笑着说,并且把她的乳房贴近我的脸。

我开始轻轻抚摸她,很温柔,这出乎她的意外,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脸有些发红。造物给了她一个精美的身体,她用它换取了财富,身体依然精美,从表面上看她没有任何损失,而且很容易地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我轻轻抚摸着这个身体,充满了悲哀。我仿佛看到二十几年前她的母亲,搂着怀里漂亮纯洁的女婴,用最好的心情去构思她的未来。她什么都想到了,但是堕落的种子总是长得最快。我抚摸她高耸挺拔的乳房,用嘴含住她的乳头用力吮吸。我的手顺着她的胸部开始向下滑行,经过她柔软结实小巧的腰身,平坦敏感弹性的腹部,然后触摸她浑圆的臀部,那里线条优美细腻,我的手非常灵活,她已经激动得开始呻吟了,她抱住我的身体轻轻颤动。当我的手探进她的最敏感地带时,那里已经湿了一大片。

她拼命撕扯我的衣裤,要和我作最直接的性接触。

我解开皮带,从裤裆里掏出那个她想要的东西,给了她。在我一次一次猛烈的撞击下,她很刺激地尖叫。她的脸上是迷茫甚至哭泣的快活。这样的表情也许才是人最真实的情绪。我们一直都站在生死的边缘,性交让我们体会到死的极乐。

她很满意我的表现,在重新优雅地穿上衣服后,她递给我一张支票。神态满是轻蔑。

我笑了,推开她的手。

现在轮到我发言了。

我说夏蓉你不该让我知道那次的真相,我的良心有点不好受了。当年和你的风流事让我清楚地看见自己的虚伪和肤浅。在此之前我还真以为有人可以是天生的贱货。所以我和你干的时候没把你当人。我错了,我现在告诉自己应该尊重所有的女人。这一次我是把你当朋友来干的,希望你快活,否则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我不喜欢欠人什么,从前差你的这次补起,以后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在她仍然举着支票发愣时,我走出了大门。

不知为什么我想到小母鸡,不知道这时候她是不是睡在徐领导的床上。然后我想到我们所有的尊严和骄傲就这么一点一点被无形的欲望吃掉。我仍然坚持我孤独的思考。

我回到了小白的家,她在灯下织着毛衣安静地等我。

我说小白我们结婚吧,你愿意嫁给一个穷小子吗?

她惊喜地望着我,眼泪大颗大颗地滴了下来。

我还真有点感动。也许以前我太苛刻了,我应该学会欣赏和接受一些东西。对于生活,我还不够宽容。我很高兴我现在能够心平气和地欣赏人性温暖的一面。

终于和小白合法地躺在我们的婚床上,她牢牢地抱住我,很幸福地笑︰“这么多年了,我终于嫁给了你。”

这也许一直就是小白的理想。一个小女人的理想。

那么我的理想呢?在平淡中的坚持。

我知道我会的,我就很放心地睡了。

Next: 激情燃烧的母子岁月 返回上一页 首页
广告赞助商
Related /相关
类别 标题
人妻熟女 我和我朋友...
人妻熟女 [转载] 隔...
人妻熟女 表姐陪我玩...
人妻熟女 一夫三妻
人妻熟女 朋友妻一定...
人妻熟女 结婚真好
人妻熟女 大年初五巧...
人妻熟女 老婆变得淫...
人妻熟女 那一晚的出...
人妻熟女 阿新的老婆
人妻熟女 和老公的弟...
人妻熟女 强奸人妻...
人妻熟女 丈夫入狱新...
人妻熟女 夫妻另类性...
人妻熟女 在MTV上人...
人妻熟女 成熟少妇的...
人妻熟女 三美神.若...
人妻熟女 我的人妻同...
家庭乱伦 颤抖吧!妈...
家庭乱伦 奸淫家庭辅...
广告赞助
广告赞助

ImgHUB 2018-2019@CopyRight

广告联系:huaxingcapital#gmail.com